绮づ梦安⭕

不时地来窥个屏……Ծ‸Ծ

  为什么总是想要逃避呢……变故总是发生在毫无防备之时,那一刻却什么也改变不了,只有一颗沉入谷底的心。周围的人都换了,还是按成绩排的,第一次经历这种有竞争性的换位……身边都是很厉害的人,未来只会更加艰辛……

今天也是有结义的人了呢

连夜肝作业……

lofter又又抽风,很愤怒了……

默读广播剧更新了哦哦哦哦哦哦

lofter抽风什么时候能好……总是有图片加载不出来粮都不能好好吃……

默读广播剧听后感

听完感觉比想象中的好wwww又有每周快乐可以期待了wq

冬咚锵(winterxyz):

之前沸沸扬扬的声线问题,每个人的耳朵感受不一样,我只说我自己的,琮爷的骆队我消化良好,预告的时候的确觉得有点老,主题曲又有点刻意夸张,但正片很不错,不老,很痞,层次感丰富,有认真的,有油滑的,调侃的,恐吓的,耍流氓的,一集就这么多表现方式,我吃演技,声线什么的都可以往后靠。
何况我本身就吃低音炮,低音炮这么性感,不了解一下吗?嘤嘤嘤(*/ω\*)


费渡有不少亲觉得天宝宝的声线太暖,如果再清冷一点更骚一点会更贴,其实我觉得还好?


我本来对天翔就有偏爱,老母亲觉得他配什么都好,他音域其实算比较广,少年音青年音老年音都ok,我觉得正片他的费渡已经骚起来了,而且是贴合原著的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骚,不造作不轻佻,技术含量很高的骚,还有那种装模作样的冷。


何况我还是那句,我吃演技,声线什么的都往后站,天翔的演技毋庸置疑,我相信他可以把费渡的复杂内心世界和弯弯绕绕的性子演绎出来。


至于琮爷和天翔声音的相性问题,第一集还没太出的来,毕竟前几集都是在互掐,这种有点不融洽的感觉反而挺带感的?后面等琮爷软下来,天翔骚起来,那种暧昧的感觉应该就hummmm(ˉ﹃ˉ)


第一集节奏干净利落,部分案情的改编形式很炫,包括醉汉发现尸体合影发网络的片段,超级丧心病狂的充满画面感,还有后面警民冲突的群杂配音还夹带闪回,很能调动情绪和承前启后的剧情发展。


最后,花式吹爆729,杰大的朗读者我鸡皮疙瘩,杰大的猫叫我滚来滚去,祝729越办越好!

好听诶……

著名作家普瑞斯特可以用在作文中的xx名句!

普瑞斯特·皮皮·女神说过的那些话(囤起来∽)

茶醉光年:

表白皮皮♡文摘。
《过门》+《大哥》


《过门》
1. 人很多痛苦,都来自于过多的怀念。如果对“过去”没有执念,懂得“过去就是过去了”的道理,就不太会畏惧生活会变得面目全非。


2. 他不会拐弯抹角,不会甜言蜜语,也不会装模作样,二十分的温柔体贴背后附赠一百二十分的赤诚真心。


3. “虚荣”与“拖延”一样,就是这么没有逻辑也没有好处的东西,大家都心知肚明,却总是免不了自欺欺人。


4. 有一烟蓑雨,何不任平生


5. 这次我不会再逼迫你,不会贪得无厌地从你身上索取安全感,不会再在别人面前做让你不快的事。
这次换成我来让你,我来道歉,我去敲你的门。
这回我宁可把舌头吞下去,也永远不再提分开和决裂的话。


6. 你想听什么?听我喜欢/男的,还是听我喜欢你?现在不喜欢了,滚出去。


7. 背离人群的路如果那么好走,古往今来哪来那么多离经叛道的私奔段子让人津津乐道?
每天朝九晚五,就爱看别人生死历险,每天平凡无声,就爱看别人光芒万丈,每天中规中矩,就爱看别人离经叛道。


8. 他孤独的世界有无边疆土,而他头戴王冠,站在尽头,左右都是纸糊的侍卫、铁打的臣民,死气沉沉地簇拥着他这个唯一的活物,让他自己跟自己登基加冕,自己跟自己画地为牢。


9. 他心里有一株小小的委屈苗,可是经年日久地无处宣泄,那小小的幼苗已经自顾自地扎根发芽,日复一日地疯长,长成了一望无际的森林,与他孤独的王国遥相呼应。


10. 罗冰终于忍不住用力抹了一把眼泪,背对着徐西临说:“下次遇上你喜欢的人,别拖着,拖过就没了,要是有你不喜欢的人讨人嫌地贴上来,也别理她,不用什么人的感受都照顾的,自作多情很不好受。”


11. “我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力,不能再跟你走下去了……我有点爱不起你了。”徐西临很温和地说,“跟以前说的不一样,唔……我背信弃义,不是东西。”


12. 他的少年时代离群孤愤,被徐西临一点一点地在上面染上诸多颜色,本以为会有个姹紫嫣红的结尾,可是才画了一半,他打破了调色盘,就要半途而废。窦寻也就像一副中途夭折的画,带着繁花似锦的半面妆,剩下一半荒芜着,更显得面目可憎起来。


13.流走的光阴,逝去的生命,破碎的镜子,行将就木的爱情……都是无法挽回的,道歉不行,哭更不行。


14. 他听见自己心里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大起大落的青春分崩离析,尘埃落定。


15. “过去”这玩意真像敌占区,三步两个地雷,历史遗留问题太多。


16. 有些人的一生,大概只能在特定的年龄、特定的环境与特定的人动一次刻骨铭心的感情,伤筋动骨,让后面的都成了狗尾续貂。


17. “没事宝贝,没有这个爸爸,以后我给你当爸爸。”


18. 我顺应你的心愿离开,以为你从此会自由自在,不必畏惧流言蜚语——
我无数次地回来找你,遍寻不到,差点死心,但是想一想或许你没了我,真能过得更好,也就满怀愤懑和不甘地接受了,拼命想活出个人样来,想着万一有一天,让我再遇到你时,你不至于庆幸于多年以前不要我的决定。


19. 千篇一律的话说了好几遍以后,窦寻的嘴先一步背叛了大脑的指挥,自作主张地改了剧本,在徐西临耳边脱口说:“我爱你,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狗只能活十几岁。
灰鹦鹉的寿命有五六十年。
父母不可能跟你一辈子。
“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
20. “他怎么了?”
外婆说:“死掉了呀。”
徐西临问:“什么叫死掉了?”
外婆回答:“就是以后都不来了。”
就是以后都不来了。
尘世间悲恨欢喜,从今往后,都没了瓜葛。
人与人之间,好似浮萍与转蓬,缘聚缘散、缘起缘灭,都是无常事,父母兄弟也好,爱侣故旧也罢,说起所谓“天长地久”,其实不过是麻痹大意的子虚乌有。
来时日,聚时日,多一天就是赚一天,随时能戛然而止……只是凡人大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他们总觉得自己是“失去”了什么。


21.“回头看我一眼行吗?”他心里默默地想,“你回头看我一眼,现在让我爬到楼顶跳下来都行。” 可惜别人不会读心术,徐西临合上车窗干净利落地走了。


22. 别人的前途是“敢问路在何方,路在脚下”,他的前途是超级玛丽里的移动板,非得挣着命去跳、去奔不可。 所以喜欢谁都是不应该的,癞蛤蟆就该吃素。


23.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神奇,有人白首如新,有人倾盖如故,有人多年久别重逢,自带方圆十公里的思念,有人则一旦不能每天黏在一起,感情很快就淡了。


24. 他与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两厢恶意,未曾和平共处过,一点连着心血的柔软方才初出茅庐,尚未来得及舒展,已经先迎头被泼了一碗冰。


25. 他的喜欢像墙角的苔藓,幽然暗生,细密多愁,永远也不会开花,光一照就死。


26. “你递到我手里的东西,我谁也不给,谁碰一下,我就剁了谁的手。”


27. 这是一个反智、反理想、反年少轻狂、反天真热血的地方,每一个走进来的人,无论资质性格,都要给按进千篇一律的绞肉机里,反复磋磨捶打,最后出一个和大家殊无二致的成品。


28. 在这个自由、民主、唐突、无礼、众口铄金……连国与国之间都企图用意识形态同化渗透对方的世界里,他不能用走宽宽大路的态度入窄门。


29. 他一路都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,将窦寻嚼着口香糖、跟在七里香身后进门的那个场景一帧一帧地回忆了一遍,想着想着就笑了,然后心生妄念——要是一闭眼就能重新回到那一年就好了。
要是时光永远停留在他十六岁的夏天就好了。
何不只如初见?


30. “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行吗?不分开行吗?”
“我想让你能继续把书读下去,做你该做的事,等将来偶尔想起我,可以回来看看,我请你吃牛肉干,要是在别的地方受什么委屈,偶尔回来住也可以,屋子我给你留着……”
“然后我们没关系了,是吗?”
“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朋友,将来你说一句话,刀山油锅我都给你趟开。”
“你不要我,还粉饰什么太平?我再告诉你一次,我不是你朋友!不是你兄弟!你要分——好,从今往后,咱俩恩断义绝,什么关系都没有了,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!”


31. 他曾经以为,只要自己向前走,不断地向前走,不断地强大,总有一天,能挽回失去的东西,后来才明白,世界也在向前走、不断地走,旧的东西不断地变质蒸发、灰飞烟灭。


32. 一时间,一道霹雳大刀阔斧地炸开了万里阴云,碧空如洗,四海无波,一道彩虹从徐西临的太阳穴一直架到了脚底下。


33. 凡人的肉体终会腐烂,灵魂也难以不朽,一个人会变成什么样,是连自己都无从预测的,或者被诱惑,或者被逼迫。蒲苇并不坚韧,磐石也终有转移,山盟海誓这玩意再挂在嘴上,可能也只剩下说嘴打脸的作用。
那么没有保险和理赔、却动辄让人肝肠寸断的感情,究竟可以凭什么延续下去呢?
……约莫就是“笑饮砒霜”与“飞蛾扑火”的“我还爱你”吧?


34. 除非我死了,不然我跟他纠缠到底。


35. 如果这个人间也能像金大侠的世界那样快意恩仇就好了。初出茅庐的少年郎书剑飘零,二十四桥夜读,点残茶研磨,行山水路,挑不平事,有一腔赤诚足矣,不必向谁低头,也不必因为谁折腰。


《大哥》
1. 有时候那些看似奇迹的命运,要是刨根问底,竟然也会是人为。


2. 爱一个人,总是希望为他做一些外人看起来显得很贱的事,只要他高兴就好了。


3. 牵肠挂肚的滋味能改变一个人,偏执、焦虑、嫉妒、求而不得的愤恨,这些都会消失——我忽然明白,只要你高兴,那我死都瞑目。


4.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魏谦都不和人争辩,他会表现出自己当惯了老大的做派——用实际行动表明,这里老子说了算,你有异议?哦,不好意思,当屁听了。


5. 这小少年的心就像一片海,表面上平静无波,似乎总是理性而宁静的,内里却蕴含了巨大的叛逆和此起彼伏的躁动,长期平衡在一个危险的、一触即发的临界点上。


6. 他们俩心里都怀揣着同一种恐惧,互相似乎都心照不宣地不捅破。


7. 可是一个人真会为了另一个人神魂颠倒吗?


8. 人生际遇,真有那么波澜起伏吗?还是他这短短的前半生,已经急着赶着地把别人一生都过完了?


9. 他想象不出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深到什么地步,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,就觉得毛骨悚然。人世间,有多少这样的真情?


10. 有人说,再刻骨铭心的感情,也会时过境迁。
可一个人始终是由过去堆积起来的,你让谁独一无二地住进你心里过吗?你试试就知道,心里装着他一个月,那一个月就是他的,装他一年,那一整年就是他的,后来就算真的时过境迁了,那又怎么样呢?他都成为我的一部分了。
我仔细体味了一下,感觉自己心里装满了鸡毛蒜皮的生计,乱七八糟得就是个活禽市场,哪还放得下人那么大的事物呢?


11. 伤害人的不是贫穷和物质上的匮乏,是对比,对比懂吗?你是总看著别人,心里焦虑,没底气。


12. 只有蜜罐里泡大的孩子才不想长大。


13. 生者与死者,总会殊途同归。 能求仁得仁,是大幸。


14. 所有的苦难与背负尽头,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你可以一无所有,只要你的精神还在。


15. 如果不是莫名其妙,又怎是怦然心动。


16. 他一生所求都伤他至深,他所憎恶的都令他魂牵梦萦。


17. 你求什么
我求你一生喜乐安康。
(这句好像是修你一世喜乐安康)


18. 暴力,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。在这种行为中,他能不断奖励,自我加强,最后改变一个人的人格。
没有接触过的人,永远也不会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沉迷于暴力,他就像一剂毒品,能在一瞬间点燃身体里的肾上腺素,能用一种剑走偏锋的方式建立起一种扭曲的自尊和自信,乃至某种意义上的“自我价值”。
他能给人一种类似“成功”的体验。就像“成功”能在潜移默化中把一个人变成“成功者”思维,“暴力”也能在潜移默化中把人变成“暴力者”思维。
沉迷其中的人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自我膨胀,规避正常人对“后果”的顾虑,规避其他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。
畏惧与负罪感会率先在自我否定中瓦解,而后,自我控制力开始崩溃,最后这个人的良心、道德感与温情会同时在内心泯灭,最后落到“不可救药”的地步。


19. 心里装着他一个月,那一个月就是他的,装他一年,那一整年就是他的,后来就算真的时过境迁了,又怎么样呢?他都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。


20. “春风不解风情,吹动少年的心”,唱词美好,可动了心的少年,却不一定每个都是光风霁月的。


21. 我希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,砖土框架都倒了,把整个城市都埋了,我就可以用一身的骨肉给你撑开一个缝隙,让你看着我粉身碎骨在你怀里。


22. 满地荆棘,而希望就像一匹踏燕的马,只有尾巴堪堪勾住了他的指尖。


23. 对自己越是坦诚,就越是能得到无坚不摧的力量。


24. 在至亲面前,原则、底线的条条框框都是纸糊的,风一吹就烂成了渣,末了算来,好像也只剩下稀里糊涂与得过且过。


25. 如果有一百步,有你这句话,剩下的九十九步我就是爬也要爬过去。

今天的世界也满是垃圾。